在线咨询
微信

什么时候该投票


  

  文:秀域董事长李晓宁

  这十几天,世界真够乱的:英国公投,欧洲杯还没打完,英国要脱欧了!国内的万科团队与“野蛮人”之争占据了朋友圈,王石和“野蛮人”之争历时大半年,总要有摊牌的时候,形势看来,大股东不支持王石,万科的团队唯有争取小股东支持,才能有绝地反击的机会,这似乎也是要靠投票才能决定胜负的游戏。

  脱欧对经济的影响显而易见,英国是全球传统的金融中心,老百姓中产阶级居多,英国人相对保守,对未知的幸福应该勇气不足……所以,我赌留欧派赢,结果我输了。公投结果一出来,全球傻眼,股市、英镑都暴跌。更好笑的是,第二天,英国人民后悔了,谷歌最热门的搜索居然是“欧盟是什么?”后悔的人包括我的大学同学,她拿英国护照住伦敦,去年就对我说:“公投要投脱欧”。英国宣布脱欧后,我发微信给她:“恭喜你赢了”,她回个哭脸:“可能留欧更好吧,英镑贬惨了”。我有点不怀好意地发了条朋友圈:“英国公投,充分证明靠老百姓决定国家大事是不靠谱的。不过,一个不团结的欧洲,内乱的英国,对中国是有利的,为脱欧赞一个。”

  民主和集权历来都是中西方争论的焦点。我总觉得没有绝对的民主,也没有绝对的专制,最好的管理是介于两者之间,可能就是我们国家说的“民主集中制”吧。

  经营企业和治理国家有很多方面类似。从没听说过哪个企业该怎么经营由员工投票来决定的。治理国家难道不比企业更难?英国有议会,议会有点像股东代表,英国的政府经营阶层有点像企业的控股股东。这次公投,好像是控股股东说:“我们放弃决策了,小股东们投票吧。”这个做法其实是极度不负责任的,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留派认为自己一定会胜算的,这样既做了面子活,里子也做到了。没想到老百姓没有这么清楚的逻辑思考能力,他们投票可能仅仅是为了反对而反对,换个玩法,或者仅仅看到了移民对自己的影响,完全理解不了一个庞大的市场,靠在欧盟可以获得的经济市场机会。不然的话,大家都不会在英镑暴跌傻眼之后,才去上网搜“欧盟是什么?”

  假如公司给团队5000元钱用于中秋节搞活动,方案一:全体聚餐,大吃大喝一顿;方案二:做场集体远足拓展活动;方案三:把钱均分发了。假如投票,方案三一定胜出。可是从企业经营、团队建设上来讲,最不可能就是选三。这有点像英国公投的状况,脱欧派最蛊惑人心的话就是:脱欧后,就不用向欧盟交会费,这个钱就可以用来改善大家的养老、医疗了(言下之意,这钱大家就可以分了)。实际上,团结的欧洲才能向美国叫板,遏制中国的崛起。可惜,这样的战略格局老百姓怎么可能看得懂?他要看得懂,他就不是老百姓了。

  “小事开大会,大事开小会,重要决策不开会”这句顺口溜符合企业,也符合国家。全民投票只适合决策一些非战略性的东西,对国家命运,市场的把握,基层员工老百姓是完全不可能理解的。

  英国政府这次公投,有点像企业大股东放弃决策权,让小股东们投票。万科的状况刚好与这相反,大股东牢牢握住了资本的控制权,管理团队试图团结小股东(散户)。

  王石是我们SEE的创始会长,我对他十分敬重。他创立的万科在若干年后都是丰碑。他拿的年薪,他的游学,甚至他的爱情故事,我都觉得正确!正确!正确!但是,我认为宝能必赢。万科是一个庞大的上市公司,股权结构就决定了权利和责任。万科这样管理层不控股的格局,迟早会产生今天的事情,不管王石有多么高的人格魅力,他对企业的影响都会逐渐衰退。 由“野蛮人”终结这样的格局是迟早的事。而小股东,别看今天到处都是悲情文章,都是联合支持王石,可是资本市场,这些话都没用,股市上股价稍微高点,小股东早就撒丫子跑了。

  出差去了延安,秀域在当地有店。我第一次到延安,特意空出一天,去看看我的偶像当年生活战斗的地方。在阴暗的窑洞,陈列着毛泽东当年《论持久战》、《新民主主义论》、《实践论》、《矛盾论》的铅印本。连温饱、安全都无法解决的时代,毛泽东谈的是几年、几十年后要发生的事。那时的队伍有几个人听得懂??那时候如果搞个投票制,估计就是“分地分粮回家”。我特别崇拜毛泽东,我常想,他凭借什么看到几年、几十年后的历史规律?企业经营和市场有没有同样的逻辑?他是怎么建立起组织?国民党和共产党的胜败其实就是组织建设的胜败。我们的组织建设可以向共产党的建设学习什么。

  什么该民主,什么该集权,在这里评价国家体制不合适。但是我能感受到在重大决策时过度民主造成的内耗。很难想象如果我们也万事都投票的话,那得有多少个山头派系纷争。如何把民主和集权用好,对于企业经营和国家经营都是一个平衡的难题。英国误用了公投的方法,这回好了,又有好几百万人后悔了,又要二次公投,把这么大的国家大事,变成了做游戏过家家。从整体英国利益来讲,特别是从年轻人的利益来讲,脱欧对他们的未来影响极大。今天全球化的浪潮下,市场越小,溢价的空间也越小,英国年轻人的未来,因为一帮老人年的决定而被断送了。这看起来有点像个笑话。企业经营中有时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大股东会为企业的未来负责,有时会放弃短暂的利益,甚至忍受断臂之痛,小股东或者基层员工没有能力看到那么远,参与投票,参与决策,反而造成内耗增大、效率低下、甚至判断错误。

  这里感慨一下过度的民主对国家效率经济的伤害,只要在台湾待过,就能感慨得到。打开电视,全是扯皮的事。一言不合就可以游行示威。欧洲也因为公投,陷入了高福利的壁垒。为了争取选票福利越垒越高,国家竞争力越来越弱。万事都有一个度,怎么样在集权和民主之间找到一个平衡,对于国家,对于企业,都是一个技术题。

广西快三注册 广西快三官网 广西快三技巧 广西快三官网 恒图彩票 恒图彩票官网 恒图彩票 恒图彩票网上开户 恒图彩票网上投注 恒图彩票计划